全站搜索:
当前位置:主页 > 香港牛魔王最准网站 >

刷屏的“青绿腰”到底难不难?我们问了导演

出处:本站原创   发布时间:2022-02-22   您是第 位浏览者

  朱唇、远山眉、山峰发髻、青绿长裙……央视虎年春晚,当舞蹈诗剧《只此青绿》选段“青绿”一出场,从社交网站到微信朋友圈,都迅速被刷屏了。

  “好绝的‘青绿腰’” “美得高级,美得优雅”“看完后,直接从‘文化自信’走向‘文化膨胀’”……各种赞美之词,不绝于耳。

  舞蹈诗剧《只此青绿》由中国舞坛“双子星”周莉亚、韩真担任总编导,对话北宋天才画家希孟(据创作方介绍,王希孟是清代以后出现的称呼,此前就叫希孟),“舞绘”的是青绿山水画的巅峰之作《千里江山图》。

  《千里江山图》中的矿物质颜料(石青、石绿)历经千年而未衰,即使在幽暗的环境中依然泛着宝石的光芒,主创团队正是从这一细节处提炼出“青绿”的意象。

  两位导演为青绿设计了“静待”“望月”“落云”“垂思”“独步”“险峰”“卧石”等一系列唯美至极的造型动作。

  女子群舞“青绿”出现于舞蹈诗剧的中段。舞动起来的青绿们仿佛化作《千里江山图》中料峭的山、层叠的峦,舞出层峦叠嶂的景致,舞出山水相依的美妙。

  长袖一甩,上半身后躺,与地面近乎平行……这个仿佛飘在半空中的高难动作,被戏称为“青绿腰”,惊艳了无数观众。

  “青绿腰”的灵感其实来源于《千里江山图》里的意向“险锋”,模拟的是山峰险要、陡峭的那个部分。

  “练这个动作一开始还挺吃力的,你可以做,但是坚持不了那么久,(所以)私下经常会做体能素质的训练。你需要腰和腹肌的能力去支撑这个动作,日积月累才能达到舞台上那样的效果。”领舞、青绿的扮演者孟庆旸说。

  这样一个纯意向、大写意的角色很难演。习惯了芭蕾训练,姑娘们往往头抬得高,气也提得高,状态很昂扬。为了演好青绿,她们花了不少时间洗掉跳舞的惯性,让气往下泄、往里走,含胸、窝背,达到宋舞那种溜肩佝背的状态。

  刚开始寻找体态时,孟庆旸总被笑是从西洋博物馆出来的,不够古朴,不够内敛。在角色里沉淀 5个月后,她就像从宋画里走出来的一样,有一种冷冽的美。她的步履变得沉稳而有力量,有了那种心有丘壑、眼存山河的状态。

  “青绿腰”跳起来到底难不难?围绕“青绿”之热,我们和《只此青绿》的总编导之一周莉亚聊了聊。

  澎湃新闻:《只此青绿》里好看的舞段很多,央视春晚最后为什么选中了“青绿”?

  周莉亚:这部作品有很多条线嘛,有些写实,有些写意,能够表达《千里江山图》青绿设色这个大写意意向的,主要是“青绿”和“入画”两段。“青绿”上过B站跨年晚会,“入画”上过《国家宝藏》。

  春晚剧组找到中国东方演艺集团,看了两个片段,觉得“入画”也非常好,但还需要转台,春晚的舞台不可能为了一个节目专门去安排转台,所以最后选了“青绿”。

  台上一共17个女演员。我们进入的时间比较晚。当时春晚已经在进行一些节目的联排了,我们在外面巡演,东方演艺集团紧急调整工作任务,分配出时间让我们去排练。

  最后登台的“青绿”压缩了,6分钟,剧中是11分钟。其实我们在B站就已经压缩到了8分钟,春晚又压缩了2分钟。

  周莉亚:我们在这一段有一句话:心中若能容丘壑,下笔方能汇山河,虽然希孟没有在场,但舞台上舞出来的“青绿”,就是《千里江山图》内含的气质和魂魄。

  “青绿”在整部剧里属于中段的部位,演员的衣服颜色是断层的,上面是石绿,下面是石青。一位国家级非遗传承人、研究国画颜料的老师和我们说,石头刚开始采集来时,非常有棱角,颜色也非常分明,所以我们提取了石头没有被磨成颜料之前的颜色,更拙朴,比较接近原石的状态。“入画”在最后,演员的衣服非常像最后画成的《千里江山图》的晕染过程。

  姑娘们的突破挺大的。“青绿”不像以前的女子群舞那样柔美,而是铿锵有力,非常大气。她们的舞蹈状态是往下沉的,特别像中国山水,力量是往下沉的。

  在很多静态的画面里,你能够感受到,她们的肢体、她们的裙摆、她们流动的队形,有山石的棱角、有山水相依的感觉。通过她们有力度的动作,你能感受到千里江山那种雄伟的、那种有力量的魂魄感。

  姑娘们的眼神还有一种冷艳的疏离感。我们对演员的要求非常严格。每个动作的内驱动力,不光是外化到动作肢体,更多的是内心的感受——她内心要有那一轮明月,她要有那一份深厚的底蕴,她才能够通过肢体传达出来。

  周莉亚:这部剧前后排了5个月才搬上舞台。她们不仅要有宋代人的状态,还要捋顺角色的情感逻辑,慢慢沉淀出这样一种气场。在很多舞蹈里,舞蹈演员往往头抬得高,气也提得高。这部剧里的很多舞段,演员们的气是往下沉的,需要花很长时间去练习。

  在剧中的“青绿”里,演员要配合转台走,重心全在大腿下头,底盘很低,又要走得非常平稳,像流水一样静静的,让人感受不到发力。

  春晚的“青绿”没有转台,还减掉了5分钟,演员的调度和队形都有变化,以前可以慢走,现在提速了,要加快步伐,很快就进入状态。

  周莉亚:有!我们前两天彩排就有演员摔了。过去一年,经过长时间的排练和巡演,她们已经非常熟练,能够非常顺利地驾驭裙子。不过,春晚的舞台是玻璃地面,不像剧场是地胶,第二个,因为要变换不同的形态,玻璃中间有接缝、有高低,演员的重心往下,是摸着地走的,脚有可能被缝隙擦着,玻璃也很滑,她们一旦踩着裙子可能就会摔跤。演员们一直在适应春晚舞台,还好大家非常专业,很快能够适应下来。

  周莉亚:甩袖其实在舞蹈里有很多。我们的袖笼捏起来的时候,特别像山石间的那一抹瀑布,也是山石和流水的一种表达。甩袖的动作放慢来看,也像希孟挥笔的过程,像他下笔时的笔触。

  周莉亚:剧里其实不叫“青绿腰”,这是观众喊出来的名字。我们给青绿的一系列造型动作都取了名字,比如“静待”“望月”“落云”“垂思”“独步”“险峰”“卧石”, “青绿腰”这个动作叫“险峰”,特别像我们在画里看到的山峰险要、陡峭的那个部分。

  “青绿腰”不只出现在“青绿”,而是从这部剧一开始就有。尤其是最后的“入画”,所有的青绿跟着转台慢慢汇聚在舞台上,希孟提笔压腕,所有的颜色都随着他的笔在动,二十多个演员全体下“青绿腰”,而且是长达八个小节的音乐,时间很长!我们巡演到后来,一到那个地方,观众都会鼓掌,知道“青绿腰”来了。一不小心,“青绿腰”就这样叫出去了。

  “入画”的时候,演员的阵容也是最大的,用了全剧差不多3/4的演员,有男有女。他们用肢体舞动和摆成了《千里江山图》,呼应了《只此青绿》的副标题——舞绘《千里江山图》。

  周莉亚:“青绿腰”里,演员的腰和地面几乎是平行的。其实下腰对舞蹈演员来说是不难的,因为她们从小就练,这是基本功。但在这部剧里,演员的气要往下沉,所有人要在一个极慢的速度里到那个位置,停住,再慢慢起身,这是比较难的。下腰不难,但要这么慢、这么稳,而且几乎是平着下,还是有一定的挑战。

  澎湃新闻:从《永不消逝的电波》到《只此青绿》,你们接连有两个爆款作品登上央视春晚,什么感觉?

  周莉亚:《只此青绿》其实我没有预料到,毕竟才刚演出,不像《永不消逝的电波》已经演了一年多,还获了文华大奖,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。《只此青绿》在2021年8月底第一次对外公演,全国巡演了50多场,还没有参加任何比赛,完全没想到今年会上春晚。

  澎湃新闻:《只此青绿》所到之处都很受欢迎,怎么看大家对国风、国潮的追逐,尤其是有好的舞蹈作品出来后,大家都特别珍惜?

  周莉亚:最近这几年,不光是国风舞蹈受欢迎。大家已经达到了非常优质的生活水平,更加追求精神层面的美的享受,因此更加关注艺术、关注传统文化。

  当时做《只此青绿》我们是比较担心的,因为它比较写意、比较高冷,没想到这么多观众会这么喜欢。这也印证了我们创作这部作品的一个初衷吧。故宫博物院和中国东方演艺集团决定合作时,是中国国家级的歌舞团和国家级的文物博物馆第一次合作,大家也是希望通过艺术创作,去挖掘文物背后中国传统文化的美和深厚的底蕴。

  我们创作者先走进去,感受到了之后,用舞台剧的方式把它展现出来,观众是能接受的。在网上看到观众对这部作品的解读后,我大为吃惊,太棒了写的!当观众读懂了你,那份责任和担当得到了认可,真的太幸福了。